1989年東歐變天,蘇聯解體,西方國家洋溢在極權主義終結、自由民主大勝的樂觀氣氛之中。美國學者福山將其描繪為「歷史的終結」,並強調這是指「英文大寫的歷史」,意即有著神聖目的或終極目標的歷史觀。這些大寫的歷史觀終歸虛妄,最後不得不讓位於西方資本主義的自由民主。

福山的預言並不真切。誠如德國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葛拉斯所說,其實每一種西方意識型態都對終極目標做出了承諾:一個幸福的、公正的或者和諧的社會。但他說,「我不相信這個」。



if (typeof (ONEAD) !== "undefined") { ONEAD.cmd = ONEAD.cmd || []; ONEAD.cmd.push(function () { ONEAD_slot('div-inread-ad', 'inread'); }); }





1990年代以後,「蘇東波」雖然帶來了自由化、市場化與民主化,真正的自由民主承諾卻難以兌現。在東歐、中亞和俄羅斯,相繼出現了嚴重的族群衝突、流血內戰和社會動盪,人民的基本生計和生命安全備受威脅,日子過得很不好,甚至比過去舊時代還辛苦。

諾貝爾文學獎得主、白俄羅斯作家阿列克謝耶維奇在她的名著《二手時間》(2013)中作了如此的描述:「我們那時覺得,選擇已經做出,蘇聯共產主義毫無希望的完敗。」但今天的情況又不同了,如今學生們已經領教了什麼是資本主義:不平等、貧困、厚顏無恥的炫富。「於是學生們情緒激進,夢想進行革命。他們穿紅色T恤,上面繪有列寧和切.格瓦拉的畫像。社會上又出現了對蘇聯的嚮往、對史達林的崇拜。」

不僅在後共的俄羅斯如此,匈牙利的民粹派總理歐爾班也公開表示,變天前人民普遍接受這樣的觀念:衰敗的東歐應該接受運轉良好的西方模式。但現在才知道,原來西歐也是脆弱的。他批判西方體制,強調匈牙利要發展另一種特別的、民族主義的民主形式,而不是自由民主。

匈牙利裔投資大亨索羅茲在檢討困境時指出,全球化產生了深遠的經濟和政治後果。它給窮國和富國帶來了一定程度的趨同化,但也加劇了窮國和富國內部的不平等性。在西方,利益主要歸集於占不到1%人口的金融資本所有者。缺少再分配政策是各國內部不滿的主因,而不滿又被民主的反對者利用了。

在美國,以反建制、反特權與反全球化為號召的總統當選人川普,公開稱頌俄羅斯的集權領導人普丁,並急於改善美俄關係。中央情報局高度懷疑,普丁介入美國大選,而且暗助川普當選,歐巴馬總統在離任前還驅逐了35位俄羅斯外交官。日前,川普已任命普丁好友、石油鉅子提勒森出任國務卿,並由親俄的退役將領佛林出任國安顧問。此外,他也毫不猶豫地將許多華爾街權貴納入內閣之中,讓這些大資本家直接掌握美國新政權,並且公開顛覆現行的國際秩序。

至於福山本人,在最近的新作中,已修正了先前對自由民主的觀點,認為強而有力的政府乃是必要的。而近30年的發展經驗告訴我們,「大寫的歷史觀」並未終結,相反地,民主制?體制恐怕才是新一波被挑戰的對象。而攻擊的發動者,正是反建制、心儀普丁式集權的川普本人!(作者為金門大學教授)

(中國時報)

創作者介紹

張信豪

yfpuqcassah3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